集團新聞
行業新聞


瘋狂的銅挪移:從倫敦到上海

  從去年開始,全球市場就開始瘋狂地演繹一場從倫敦到上海“搬運”銅的戲碼:銅庫存不斷從倫敦金屬交易所(LME)被“挪移”到上海期貨交易所(SHFE)以及上海保稅區,但隨著庫存的大幅增加,國內保稅區銅庫存回流入國際市場或在國內遭拋售的風險也在加大。

  瘋狂的銅“挪移”

  “去年下半年至今,全球銅庫存轉移趨勢顯著,伴隨監管加強及投行退出LME倉儲業務的步伐加快,LME銅庫存加速逐漸隱性化,其中大量外流至亞洲地區,而中國的高溢價及融資需求吸引大量精銅進口,推升國內銅隱性庫存不斷升高。”國信期貨分析師顧馮達對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表示。

  數據顯示,LME銅庫存從去年底65萬噸下降到今年3月的25萬噸;與此同時,雖然國內SHFE銅庫存基本保持了相對穩定,持續在16萬噸左右的水平波動,但是上海保稅區銅庫存已經達到 70 萬噸左右的高位,成為了堆積大量進口精煉銅的“影子倉庫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中國經濟在放緩,實體經濟并不支撐大規模的銅進口。今年前兩個月,中國工業利潤增速大幅下滑至個位數水平,為近一年來最低;匯豐公布的中國3月制造業PMI預覽值也連續三個月萎縮,但銅進口并未減少,據海關數據,中國2月未鍛造銅及銅材進口38萬噸,同比增長27.5%,1~2月累計同比增長25%;中國2月精煉銅進口28萬噸,同比增長29.94%,出口1.5萬噸,同比下滑59.44%。

  “3月份以來,人民幣的持續貶值和國內資金價格的下行,包括內外價差擴大,都顯著提升了融資銅的成本,2013年下半年持續至今的銅庫存搬運現象臨近拐點。”瑞銀證券分析師林浩祥表示。

 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銅需求國。瑞信最新報告認為,盡管其他新興經濟體的潛在需求也很大,但自從經濟危機以來,其需求已經顯著下降。發達國家的精煉銅消費量增長停滯,甚至已經出現緊縮,當前銅價(46240, -470.00, -1.01%)疲軟主要受市場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和融資違約風險的影響。

  國內拋售或回流國際市場?

  在中短期國內銅需求依舊疲軟、銀行業對商品貿易融資信貸收緊以及人民幣出現貶值的情況下,融資銅庫存風險急劇增加,而問題在于,國內大量的銅庫存是會在國內市場被拋售還是重新回流國際市場。

  顧馮達分析認為:“銅庫存回流LME市場難度較大,因當前歐美地區供需相對穩定,庫存回流仍缺乏更多的溢價推動,而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銅消費國,其對銅的消費能力很大,預計二季度保稅區將成為國內冶煉出口銅的集中地,而其作為銅供需隱性的‘堰塞湖’,將有待銅價進一步回歸及中國消費能力恢復后逐步進口消化,中國保稅區已成為平衡國內外銅庫存不均衡的調節器。”

  在回流難度較大的情況下,就增加了在國內拋售的壓力。瑞銀證券認為,人民幣的持續貶值和國內資金價格的下行,都顯著提升了融資銅的成本,這很可能導致融資銅庫存逐步流出,將給中國銅市場供給端帶來持續的壓力。

  與此同時,國內銅消費也難以增長,國信期貨研究認為,3~5月份的銅傳統旺季的前景并不樂觀,旺季銅消費增速可能不及預期。

  目前,市場對銅消費增長的樂觀預期集中在電網投資。但有分析人士指出,電網投資中特高壓建設實際上對銅的消費拉動有限。與此同時,由于經濟性、安全性,以及可能對產煤地區造成污染的爭議性問題,不少特高壓的建設還是停留在規劃階段。

  不過,也有市場人士擔憂,隨著融資銅的大量融入,在國內需求無法消化的情況下,融資銅有望向鋼貿的方向發展,甚至不排除出現違約案例,但目前融資銅尚未出現較大風險的案例。

  “融資銅主要在匯差及息差的幫助下獲取廉價的人民幣貸款,其貿易環節中嚴格的保值鎖定機制使得其對價格波動的承受度很高,企業資質和銀行方面的監管相對較好。”顧馮達告訴記者。

  據國信期貨報告,隨著人民幣自由化和利率市場化進程加快,國內外匯差和利差的縮小將限制融資銅的空間,而美國2015年可能加息或加速融資銅作為金融市場特定條件下產物的“壽命”縮減。

千运财里二肖中特